灰姑娘的故事3_故事网站|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女鬼在医学院209室被整惨』

来源:一起看文学网   时间: 2020-06-23

作为医学院的学生,恐怕没有人不了解209寝室了。不仅仅面朝北,而且还处于整个寝室楼的最东面。一年四季见不到阳光,晚上更是冷的怕人。正因为如此,209寝室成了无数哥们的兵家必争之地——争取拿不到。不过都是老

  七,居然首先劝大家挑选了209寝室,而且是用了一顿饭,让大家开开心心的入住了209寝室。全因为老七对与灵异略有研究,平时玩个笔仙了,碟仙了什么的十分在行。用他的话说就是209寝室,风水这边独好。

  可等大家住了进去才发现事情原来并不是那么简单。自从到了209寝室,见鬼见神那是成天的事情,本来打算请个老道什么的,清清风水,镇镇邪气。可是一来大家都不知道谁有真的道行,怕把人家害了不值得。二来也是大家没有人有那个钱。只好都忍着,看谁最后挺不住了,去请。不过看形势是不用请了。大家早习惯了。全因为晚上睡觉的人很少,能有人(鬼)陪着聊天也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今天是周五。按照寝室的规矩,周六睡一天,然后晚上去聚餐,不过钱得一个人掏,而这个人正是麻一宿的最大输家。老二,老三,老四,老八光荣参战。老大喝了一晚上的酒头,早醉的人事不醒;好孩子老五上完了自习唱着英语歌入睡;老六自然是穿着睡衣陪着麻将的人唠嗑;只有老七,那该死的老七,在自己的床上,念念有词的不知道在干什么。他的床,总是几层破床单子挡着,让人不晓得有什么鬼,不过大家都知道,他又在招鬼。这也是他自己说的,那回大家一起去喝酒,醉的糊涂的老七告诉了大家选209寝室的秘密——风水至阴,所以,要是玩碟仙一类的东西一定很灵。甚至不用两个人,一个人就能轻松搞定……要不怎么天天有那么多鬼。不过好在大家也习惯了,没有追究,只是又让他请了整个寝室的人吃了一个礼拜的早饭才算拉倒。

  “老七,你又在鼓鼓球球什么呢?”老二喊到。

  “没有什么,新学了一个碟仙的玩法,试试好不好使。”帐子里穿来了老七的声音。

  “靠。你一天到晚没有正事了,就tm干这个了。你也不怕自己成了一个鬼!”老四狠狠的说。

  “谁不说呢。昨天招了个什么猫妖,害得我们折腾半宿才睡着。有病啊?”老八接接着说。“八万。”

  “碰!一条。”老四喊到。“今天又招什么东西可没有人给你收拾!”

  “得得得,别理他,出了事他自己收拾,不管他!”老三说。

  “哼!让你们也知道我老七的厉害!让你们一天到晚不敬神灵!”老七忽然大喊到。“碟仙显身了啊!”

  一声巨响在老七的床上响起。一道紫蓝色的光照亮了整个帐子,让人说不出的诡异。而此时。作为照明的蜡烛也变得摇摇曳曳。

  “宝贝,别害怕哦。咱们大家都在这里。”老四轻轻的抚摩着烛台,与其说是烛台还不如说是骷髅头,解剖课上,几个人从教室里带了回来。杀猪的(解剖老师的爱称)也没管,反正东西多的是。小孩呆着没有事拿回去玩也很正常。造型很奇特,正好鼻子的三角形空洞成了插蜡烛的地方。骷髅头上有一个枪眼。据说应该是被枪毙的犯人才会有这个东西。不过此时倒成了老四放烟的地方。由于老七成天招鬼。它也有了灵性。但大部分时候都不说话。老四怕被收拾寝室的大叔看到,只好放在鞋盒子里。只有在重大的时刻,诸如考试,打麻将,会夜餐等等才拿出来使用。

  老二的宝贝不是骷髅头,而是一副人的腿的骨架,从脚到大腿,一块不缺,正好成了一个立式的烛台。蜡烛被放在了大腿跟上。很艺术。

  “今天你招的又是什么东西啊?该不会又是什么精了吧?”老二叼着个烟卷问到。

  “我今天一定要吓死你们!”老七咬牙说到,已经被撅了n回了,不论他招了什么,大家都能轻松搞定,都要气死他了。“是一个降头师的宝贝,人头!”

  “我倒!那还用招啊?这不现成就有一个吗?你要是喜欢你拿去玩两天,不耽误我们打麻将就成。”老四一边说一边抚摩着骷髅说到。

  “哼!你那个破的骷髅头都放多久了?一点灵性也没有了!这回来的是一个炼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怨鬼人头!死之前是被蝎子,毒蛇,蚂蚁咬死的!充满了怨气!你死定了。”

  “闭上你的嘴吧!少耽误我们打牌!”老二喊。大家于是沉静了,只有老七念咒的声音还在幽幽回荡着。

  忽然窗外响起了啪啪的声音。而烛台的灯光早就灭了,一束惨淡的月光照在了麻将桌上。而在月光中央还有一个原球型的黑影。正对着的老三抬起了头,他大惊失色的指着窗外,所有人呆住了。一个人头在正贴着窗户要进来。

  “哇靠!快放进来!丫的明天又得擦窗户了!昨天才擦的!累了我们一个下午!”老四惊呼到。

  “不管他。让他在外面耍吧!明天让老七擦!弄的又全都是血什么的。谁给他收拾!”

  老二生气的说。

  “就是,就是!少管点事好了。火柴呢?把蜡烛点上。”老三说。

  “不~~~~用~~~~~了~~~~~我~~~~~帮~~~~~~你~~~们~~好~~~了~~~”

  片刻,一股磷火在蜡烛上惨淡的亮了。人头正漂浮在麻将桌上,对着老三,裂着嘴笑着,嘴里全都是蚂蚁和蛆。而脸上腐烂的皮肤全都是药水泡过的痕迹。一条黑黑的舌头耷拉出了嘴。眼球也在脸上悬着。

  “m的。你好看啊!滚一边去!老子三圈都没有胡过了!”老三生气的用拖鞋照着人头就打。把人头打的哇哇乱叫。不敢在桌子上呆了。只好绕着四个人慢悠悠的飞着。

  “算了,还是用老五的探照灯吧,这个什么都看不见。”老二指了指磷火说到。“一会老八又该藏牌了。”

  “滚!俺打牌只输钱,不输品啊!”老八说。回手从老五的床上取下了充电灯。整个寝室亮了起来。

  “c!”老二回手就抓住了人头的头发。把人头抓在了手中。“你丫的再在这里晃来晃去。老子就废了你!”

  人头被老二扔在地上,一大把头发还留在了老二的手里,顿时感到没有面子。想用妖法迷倒众人,然后在吸取众人的精气。于是在空地上转来转去。整个头也变得越来越有生气。腐烂的脸开始脱落,露出了白森森的骷髅。可是头上居然还有几处稀松的长发。白色开始发紫,紫色开始发青,当变成黑色的时候,整个寝室就会在它控制之下了!"

  众人早不在打牌。都直勾勾的看着飞着的骷髅头,说不出的好玩。终于骷髅头变成了黑色。冲众人诡异的笑着。

  “它这个嘴不错哦,放个瓶子什么不是很好吗?”老四问到。

  “够大吗?你去试试。”老二说。

  “放啤酒瓶子还行。”老四说。于是从地上拿起个酒瓶子向骷髅头走去。骷髅头张开了大嘴,刚想向老四喷毒雾,却正好被老四的啤酒瓶子堵上了。

  “真的。不错,挺有创意的。”老三欣赏到。

  “行啊,就那么放着吧。明天教教它给俺们倒酒。”老二说。“来来来,接着打牌。”

  骷髅头都要气疯了。头一回被人这么戏耍。想喷毒雾却苦于嘴上的啤酒瓶子,疯狂的在空中飞来飞去。

  “m的,你消停一会不行啊?!”老二生气的喊到。从地上拣起只鞋砸了过去。骷髅头只顾着甩啤酒瓶子,什么都没有注意。打得他山东癫痫治疗专业的医院—医院选择要慎重满眼冒金星。跌倒在地上。它早气得不行了,用力一咬,瓶子顿时碎成几块。“咯吱,咯吱”的响声,正是它狠咬玻璃的声音。

  众人早习惯了,也没有人理它,让它自己在哪里耍着。

  “呀呀呀~~忘记了,那酒瓶子里装的是硫酸!”老四惊呼到。“碎了不就完了吗!快看看去!”

  “你也真是的!本来到药剂教研室里偷酒精,你却弄了一瓶硫酸!你刷厕所啊!”老八抱怨到。

  “行啊,碎就碎了,要不也没有地方搁。”老二打个圆场。

  “不是啊!硫酸不是把骷髅都烧没了吗?!”老四懊恼的说。他走了过去,看了看被硫酸毁容的骷髅头。“m的!气死我了。要不正好凑成一对!”

  “得了,快回来打牌吧!”老二接着说。“无所谓,下回上解剖课再弄一个。这个这么臭,和老大的鞋有一拼。不要就不要了!”

  老二走到了老七的床边。用力的敲了敲老七的床。

  “衰七!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一地都是,臭烘烘的!”

  “什么!你把人头怎么了?”老七焦急的问到。

  “没有怎么的。它自己喝了硫酸。然后就烧成这模样了。qq1250526792满地都是泡泡,你趁早收拾啊。”

  “我的天啊。我的天啊!这,这让我怎么和人家交代吗?!你们也太过分了!”老七一探头下了地。

  “大哥,我们大家到是挺喜欢它的,可是它自己不听话,还咬玻璃吃,你能怪我啊!你自己收拾收拾吧。那硫酸倒是挺纯的,看样子能到95了。你注意一点啊。”老二说完就回到了座位上,整个寝室里回荡着一种近似于烧猪皮的味道。老七在哪里着急的蹦蹦跳跳。

  “胡了!”老二高喊到。“还是杠开!封顶封顶啊!”

  “不是吧~~这也太假了!”老四颓然的说到。

  “小心鬼上身!”老七怨怨的说到。

  “鬼!鬼个屁!和你住一起,一天到晚什么都没学会就是学会怎么不怕鬼了。”老二接着说。“你要在多说话,小心老子把你摊给砸了!……还有快点收拾啊!这屋子里都什么味儿了!”

  “不敬神灵,该死该死!”老七口中有嘀嘀咕咕一大套,又把寝室众位兄弟听了个晕头转向,索性不再理他。老七也只好自己用拖布条扫收拾着寝室的地面。

  “衰七,把你那些菊花什么的拿出来给大家怎么样啊?我们渴了。”老六问到。

  “靠!那是我用来辟邪的。怎么能当茶叶喝呢?!”老七的青筋蹦起来多高。

  “算我没说。”老六讪讪的答到。

  “丫的咱寝室要是没有你就没有什么邪不邪的了!”老八撇了撇嘴巴。“红中。”

  “我去倒垃圾!你们不许动我的东西啊!”老七狠命的说。然后就拿着垃圾带走出了寝室。他刚一出寝室,醒着的五个人就冲到了他的床旁边。一掀帘,发现整齐的床铺上,是一张小桌子。而桌子上却是一个很古旧的盘子。

  “是古董诶!估计能很值钱的。”老四拿在手中看了看。

  “就是,他这里一向都有好东西。”老八插话到。也用手摸了摸。很光滑,上面的花纹很朴素,但是却充满了灵气。

  “你~们~在~看~什~么~呢?”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他们身边响起。

  “哦,盘子,怎么了?是你的?”老六问到。回头却看到一个穿着深兰色古装衣服的女人正站在他们的后面。

  “是~我~的~”她慢慢的抬起了头。那张雪白雪白的脸上。充满了敌意,而最可怕的是她居然没有黑眼球!"

  “你来就来吗!也不和我们说一声。”老三生气的说。

  “我~是~鬼,难~道~你~不~怕~吗?”那个女人的身子在空中漂浮着。

  “你说话别老颤颤巍巍的好不好?我们都听不清。说话拉长音就酷啊!”老四生气的问到。

  “你们难道不怕我吗?!”女人生气的厉声说到。她的衣服随风摇摆。声音恐怖的回荡在整个寝室。

  “靠!给我放下!”老七刚进屋子就发现几个人正在赏玩着他心爱的古碟子。老四一惊,碟子早摔在了地上,碎的七零八散。

  “你们,你们……”老七生气的喊到。众人正等着他发怒。

  “算了,反正也是路边坑里刨出来的。”老七拍了拍手。“我还以为能招来个什么好玩的东西呢。结果什么都没有。”

  “切~”众人一哄而散。只有女人,确切的说是女鬼的声音回荡在寝室里。

  “我~要~杀~了~你~们。”

  一道寒气从蓝衣女鬼的身体里发出。碟子立即和成一个兰色的原球。片刻又在屋中迸裂开来。一团黑气笼罩在整个209寝室上,而挂在老七床边的招魂铃剧烈的响动起来。

  “m的,又被弄成了这样乌烟瘴气的。这怎么打牌啊?!”老二生气的问。


“喂喂,我说蓝衣女侠。俺们商量一下好不好?”老四问。“把这块地方弄出来好不好?我们还要打牌呢。我们不反对你闹,但你也不要耽误我们的正经事啊!”

  “我~要~杀~了~你~们。”女鬼的声音依然恐怖。

  “c!把窗户打开放放!这一会还不被熏成煤球啊!”老二说完就向窗户走了过去。可是窗户居然纹丝不动。

  “我们寝室已经被她弄上结界了!什么东西都别想出去!除非……”老七悠然的说。

  “除非什么?”老六问到。

  “你们死!”女鬼的声音在老二的背后响起。老二感觉到一股寒流从屁股直冲到头顶

  “爽!”老二由衷的赞美到。接着一双冰冷的手已然搭上了老二的肩膀。而一条长长的冰冷的舌头也在他的头顶上不住的游动着。老二被凉快的不住呻吟。

  “不怪你说,真的是很凉快啊!”女鬼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子就被众人围了起来,原来老二喊爽的声音惊动正在打牌的诸位。贴身过来一感受,好清凉啊!"

  “这是指骨滑车,这是指骨底,这是掌骨。这是手周骨。这是豌豆骨……”老三随着摸索说到。

  “恩。还是老三的解剖学的好。”老四说。也同时摸着搭在老二身上的手。“老三。这块是什么啊?是不是月骨?”

  “哪里,哪里?我摸摸……”

  “你们看这有一条大绳子,有又滑又有水。往身上擦可舒服了。”老八拽着女鬼的舌头不断的往身上蹭着。

  “是吗?我也来感受感受……”老六也摸了过来。“这个圆圆的,大大的是什么啊?还有个头……”

  “哇~~”女鬼一声惨叫,早没了踪迹。居然被老六吃了豆腐。雾气随之即散。

  “靠,都是你,摸哪里不好,这寝室这么热,哪里找这么好的空调?”老二生气的说。

  “不是啊!雾里雾气的!什么都看不见,你让我摸哪里?”老六一脸的委屈。

  “算了,呀,正好雾气也没了,赶快玩吧!”众人依依不舍的回到了座位上。还没有等坐稳当,一声惨叫又从老五的床上响起。

  “我记得,是刚才哪个空调的吕梁儿童癫痫病能治好吗动静。”大家往老五的床上看去。发现女鬼正趴在老五的床边大口的喘着气。原来正想偷食老五元气的女鬼遇上了老五……结果被喷了一脸至阳之物,然后就被毁容了……

  “变的好丑哦,即使我们班的女生来了,都比不过你。”老二摇了摇头。

  女鬼愤怒的看着打牌的哥几个,口中喷出了殷红的血液。而脸上被烧到的地方也慢慢翻卷着,露出了越来越白的头骨。眼睛本来是白的地方也被染上了红色。周身的蓝衣在风中颤抖着。而一团黑气也在她的头上形成。终于她仰起了头,黑气被她吸入口中……

  众人顿时呕吐起来。老大醒了。不过他低头的一瞬间,一股腥臭的呕吐物冲到了地面。

  而仰头的女鬼一点都没有浪费,全吞到了肚子里……

  “靠靠,这也他tm的恶心了!”老二愤怒的说,今天好不容易改善的一顿饭也被吐在了地上。

  “c!下回老大喝完酒我再也不干这个了,这也太恶心了!”老七一边锤着胸口一边吐着说到。

  “玩sm啊!”老六也吐的不亦乐乎。“看看空调怎么样了。”

  大家看去,哪还有什么女鬼。只有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拌着老大的呕吐物留在了地上。

  “m的!这也太夸张了。哪有这么准的?”老四也发怒到。

  “算了算了。让老七收拾好了!”老三把自己吐在地上的东西往老七的身边移了移。

  “靠!这也不我的错!干吗哪回收拾寝室都是我的事情啊!”老七生气的问。

  “你不爱收拾也无所谓,反正你的东西也不多,收拾起来很容易。我们也不爱动别人的东西。”老二悠悠的说。

  “m的。真服你们了!我收拾!”老七咬着牙说到。

  “嗒……嗒……”一阵木屐击地的声音回响在走廊。仿佛从悠远的地方传到了众人的耳边。可是你想认真搜寻它的时候,却仿佛是一种很若即若离的感觉。终于,在他们的寝室门口停下了。

  吱呀呀……门被推开了。一个老太太走进了寝室,惨白的灯光映着她满是皱纹的脸。她一只手拄着木拐杖,一只手扶着嘴慢慢走到了老七的床边,掀开了床帘。冲着里面诡异的笑着。

  “咳,咳。”她慢慢的咳了两声,却发现并没有人在老七的床上。于是又走到了老四的床边。又是笑了一会。终于又发现原来并没有人。

  “咳,咳。”她又咳嗽了两声。

  “大娘,你身体不太好。我给你找点药吧?”老四关心的说。“您老这么咳嗽也不是回事啊!”

  “对了,我昨天在药剂实验室的时候,拿回了几瓶药,听老赵说治咳嗽挺好使的,您试试吧!”老二随手拿起了一个大的滴流瓶子。老四一把拿了过来。然后走到了老太婆的身边。

  “我是催命婆婆啊……呵……”老太太刚想冲老四笑,嘴里早被灌进了一大口药水。苦的让人窒息。老太太难受的蹲在了地上。

  “靠!看看老人家怎么样了啊!这要是把人喝死了还不受埋怨啊?!”老二连忙走了过去。

  “咱学校的药你还能相信!你怎么能随便给人吃呢!不是说好先拿老七做实验再自己喝的吗!你怎么上来就给这么个老太太喝呢!”老三也走了过去。一把扶起了老太太,一股浓浓的尸体味冲进了老三的鼻子。

  “你住坟地怎么着?这也太臭了!”老三松开了老太太。

  “您怎么样了啊?”老四关心的问到。

  “……”老太太着急的比画着,可是一个词也发不出了。

  “啊……啊你会说吗?”老四也急了,这一治病不要紧,竟然把人家治成了哑巴!"

  老太太想说话,却什么也发不出来。

  “c!这回好了吧?该!让你当蒙古大夫。”老二也生气的说。“人家说不出话来你高兴了吧?!”

  “你也别老说风凉话啊!想想办*啊!”老四也急的一头大汗。

  “我哪有办*……你试试能不能让她把东西吐出来啊?”老二说。

  “算了,我带她去水房好了。能不能给漱出来。”老四只好带着她走出了寝室。

  “别啊!你走了谁替你啊!?”老三着急了。“还有两圈牌呢!”

  “对啊。打完再说。”老四又走回到了牌桌旁。“老七,你带她去好了。”

  “……”老七当然知道自己也没有办*。“要不我给她通通吧?正好我昨天作*还剩下半棵大葱。要是能吐的话,好象也能行,老师上课不是讲过吗?”

  “随便你了,反正你别又弄的全都是吐的东西就好了。还有啊!寝室你得收拾出来!”

  老二头也不抬的说到。

  “过来过来……”老七拉着老太太到了有光亮的地方“大娘,也不是俺说你,你这身上的味也太臭了!要不你怎么老咳嗽呢!”

  老七站在凳子上用大葱在催命婆婆的嗓子眼里划拉着。

  “老四。把你的灯借我看看,怎么这么黑啊?!什么都看不见。”老七发现大葱伸进去根本什么都碰不到。空荡荡的。

  “c!你这医学院的学生怎么当的?!再怎么看不见也应该有点感觉啊!”老四把骷髅灯递给了老七。

  “完了完了,大葱掉进去了!”老七一拍大腿。接灯的时候他一个没注意,手一松就把大葱掉进了催命婆婆的嗓子里。催命婆婆顿时疯了起来,一股白烟冲出了她的口中。本来是怨鬼的怨气。可是由于大葱,黑色的怨气也被大葱辛辣之味吸了大半。再没有半点害处。她在地上痛苦的打着滚。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老七不知所措的站着。

  “靠!你这家伙就是那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老二生气的看着地上打滚的催命婆婆。“打完这圈我们帮帮她。”

  “行啊。噪音大点就大点好了。”老四无奈的说。

  “m的!小看我?!”老七终于来了劲。一脚按住催命婆婆,一手就伸进了催命婆婆的嘴里开始掏。可是胳膊伸进去了大半。什么也没有摸到。

  “得了吧你!一会我们帮你好了啊!”老二说。看着老七忙了半天却还什么都没有摸到同情的说。

  “用不着!……呦,一个这是什么啊?”老七从催命婆婆的嘴里掏出根……肋骨。

  “肋骨啊……这都不认识!”老三嘲笑的说。

  “哪……算了,我再摸摸。”老七刚要把手伸进去。催命婆婆疯狂的站起来,大口的吐了一地黑血,头也不回的冲出了209寝室……

  “接着打牌吧?”老二看什么忙也没有帮上,无奈的说。

  大家当然响应。老七终于收拾完了整个寝室。

  “老大,怎么样了啊?”老七扶着床问上铺的老大。老大一挥手。一个酒嗝噎了出来。

  “我洗手去啊!”

  也没有人理他。老七把东西拿到了水房。

  空荡荡的水房总是阴森森的。尤其是白色的灯光和两面光滑的大镜子。洗干净了拖布和撮子,老七穿着背心往手上扬着水。

  “m的……一定是今天给玩过了。要不就是那个女鬼的碟子……我玩碟仙的时候把碟子弄碎能怎么样有哪些治疗儿童癫痫的方法呢?大概是神灵发怒了,要不也不能招这么多鬼……今天简直是衰到极点了!”老七暗暗的想着。忽然他听到了一阵“哗哗”的声音。好象是有人再找什么东西。

  “大半夜的,找鬼呢?!”老七转头看着地上的垃圾筒,一个白衣的女生正在那里找着什么。

  “没有了,没有了!哪里去了呢?”她焦急的翻着垃圾堆。把垃圾弄了一地。

  “靠!大半夜的来男生的寝室,也不怕遇见色狼啊!”老七好奇的走了过去。“靓妹是哪班的啊?是不是失恋了?”

  “不是啊!我在找东西呢!你看到了吗?”她问到,却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计。

  “靠!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在找什么啊?”老七关心的问到。“挺重要的吧?要不也不能来男生的寝室楼。是什么啊?”

  “脸!是我的脸!你看到了吗?”女生忽然转过了头。一张雪白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很白,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没有五官的脸!"

  “倒~~大半夜我当你找什么呢!你这样不错。比我们班的女生强多了!”老七站起了身。

  “什么!?”女生想要扑上来。

  “算你倒霉,你怎么找了这么个寝室楼。俺班女生住在3楼和4楼。你要是拣了她们的脸,后悔几辈子的心都有了,好不如这样好呢!”老七照着镜子说到。并往脸上扬了把水。

  “凭什么你们都有脸就是我没有呢!为什么!为什么?!……要不你把你的脸给我好吗?”女孩站起了身往老七身边凑了过来。厉声的说到。

  “那也行啊。反正明儿我再弄一张。你得等我洗完的啊!”老七细心的往脸上涂着香皂。“你今年多大了?有没有男朋友啊?”

  “……”女鬼没有回答。

  “你的三围是多少啊?是不是处女啊?”老七问到。

  “……”女鬼还是没有回答。

  “你们家在哪里啊?你住不住我们这里啊?虽然是冬天,我们这里的暖气烧的挺好的!"

  据说女生的寝室晚上只能盖毛巾被呢!”老七往脸上冲了冲水。

  “受不了了!”女鬼终于疯狂起来,向老七扑了过来。

  “定!”老七指着女鬼的方向说到。

  “哼!你能封住我!今天只要你把脸给我就行了啊!”女鬼的十个长长的指甲向老七的脸划了过去。

  “等等等……你先停停好吗?在你要我脸之前我能不能提一个小小的请求?”老七问到。

  “你说吧。反正你逃不了了。”女鬼戏弄似的用冰冷的手指在老七的脸上划了一下。

  “你的胸太平了……我有点怀疑你是不是阴阳人……”老七长出了一口气。

  “我要杀了你!!再取你的脸。”女鬼用尖利的手指箍住了老七的脖子。

  “等……等……等,我不是想说这个,你应该等我把话说完啊!你这样的女生太不讲理了啊!”老七幽雅的抱着女鬼。不过手还是占了点便宜……

  “什么啊,你这样抱着我好热的。”女鬼有点不好意思。

  “不是我抱你啊……你看看我的手……”老七举起了手,颇有点投降的意思。

  “靠!”女鬼一回头,一个也是白衣的女人在地上爬着,一地的鲜血流在地上,一道长长的血痕从棚顶一直蔓延到地上,女人的身体还被塑料步裹着,刚才两个人(口误)闹的太凶,并没有注意到。可是由于沉默,那个女人在地上爬行时,还是发出了哗哗的声音。而且异常的剧烈,仿佛每一步都费着很大力气。

  此时女人正顺着没有脸的女鬼的身体往上爬着。

  “大姐,我要说的就是这个喽……这里被你杀的人太多了,难免有怨气,这个就是传说中怨气形成的咒怨哦。”老七仍然是用他的惯用的悠然的口气说到。“她刚才从上面爬下来的,我怕吓到你,没有和你说。”

  “啊!”女鬼凄厉的喊叫着。想要逃却已经被咒怨封的死死的。

  “人吓人吓死人,鬼吓鬼呢?”老七幽幽的说。“我回去了,你们自己玩吧。”

  老七看着没有脸的女鬼颓然的躺在咒怨的怀里,而咒怨坐在水房的地上,什么都不说。

  “我209的,有事您说话哦!”老七用毛巾擦了把脸。走回了寝室,哥几个正忙的不亦乐乎。

  “我估计是自己拣的盘子惹的货,都是你们不小心给弄坏了,要不也不能这样。”老七把盆放在了床底下。“玩碟仙把碟子弄碎了,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要是一天有一个的话还行,要是多了话影响睡眠。”老三说到。

  “恩……大家,还有最后一圈了!”老四眉开眼笑的望着大家。用力的往桌子上一拍。

  “自摸!”

  “靠!这不完了吗?这今天就胡了一把!”老三生气的说。“还是穷胡,还不是庄点的!f##k!”

“得了!老天让你请客也没有办法啊!”老二气呼呼的把牌一推。

  寝室的电话铃声响了。

  “喂!谁啊?”老六拿着电话问。

  “今天你们就该死了……”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m的!又有了!今天到底要几个啊?!”老六问。

  “谁啊?”老二问“这么晚来电话,一定没有什么好事。”

  “贞子要来了哦……”老六回答。

  “滋……滋……”寝室里面的电视忽然响了起来,虽然早以断电很久了,可是居然电视还是亮了。

  “看看午夜影院什么的,应该有的吧?也不是太晚的,才2点。”老四喊到。

  “就一个台啊!”老六按了半天。

  电视中出现了一口井,阴沉的天空,白灰砌的井口冒着寒气……

  “这不是上个礼拜老七弄的那张碟吗?”老六问到。

  “好像有点不一样哦……”老七认真的看了看。

  “是有点不一样。”老二也鉴定着。

  忽然从井里面伸出了一条胳膊……雪白的衣服……

  “靠!我再也不让俺女朋友穿白衣服了,太晦气。”老七生气的说到。

  “恩。我也是,别看了,还是回来打牌吧!”老二说到。“我都有点困了赶快忙完这圈,明天还有活动呢!”

  一个身影从井里爬了出来!雪白的衣服和灰白的天空衬托成一种很凄然的景象,那个人头发很长,所以挡住了脸,雪白的衣服和黑黑的长发形成一种很诡异的印象。

  “贞子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啊?”老七观赏着。

  “老七,有没有办*把她留在里面一会儿?我们着急打牌,等完正经事在忙好吗?”老二问。“你那么有道行。”

  “我想想哦……”老七想着。贞子在灰白的地面上爬着。离电视的屏幕越来越近了……

  终于她的手伸出了电视……

  “搞定了。”老七说。“没有想到,老八的电脑也能行。”

  “c!你用我的电脑干吗了?!要是不好使我可和你拼命啊!”老八着急站了起来,发现电脑的屏幕治疗癫痫病那家#!好和电视对在了一起。

  “倒……这也行啊?”老六问。“你别把人家女孩子累坏了哦……”

  “你们快点打吧别忘了明天请我就行。”老七拍了拍电视。

  “没有问题,反正也是老三请了。”老四答到。

  “还有一圈呢!小心你输没裤子!”老三生气的说。

  哗……哗……塑料布摩擦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正是停在了209的门口。然后……两个白衣服的女人一前一后爬进了屋子。

  “倒……你入会了啊?”老七看着后面那个没有脸的问到。

  “大哥……你又在哪里带回来的啊?”老四捂了下头。

  “水房……没有想到,居然来这里了……”老七无奈的说。

  “那怎么办啊?!我们还有一圈呢!”老二问。

  “算了,我招待她们好了哦……”老七说。“又不是过年过节的,给我磕头多不好。”

  老七想扶起女人,却被她一把拉倒了。

  “等等等……”老七站了起来,松开了女人拉他的手。“俺女朋友对我很厉害的!你不是要我死吗?即使你很老我女朋友也会误会的哦……你们喝什么?……算了,什么都没有了,就有点自来水,你们不想喝吧?……我还有点吃的。是面包。不过放了很久了… …”

  “我和女人没有共同语言!”老七生气的说。还得一边打下女鬼往他身上爬的手。

  “谁让是你弄过来来的呢!你坚持一下哦……”老四说。“五条,看夹……输了加倍啊!”

  “m的!你要是再不帮我想办*我可要消极了!”老七生气的说。

  “真磨讥!我帮你好了。”老六无奈的下了床。“说吧,你要什么啊?”

  “你先帮她擦擦脸好不好?”老七问。然后递给了他一打面巾。“她这老流血,我们寝室怎么收拾啊?”

  “也是啊。”老六脸对脸的擦起了白衣女人的脸。那脸早没有血色。只有眼睛,鼻子还有嘴,不断的往外冒着鲜血。一地都是,她的眼睛凶凶的望着老六。地上都是她脸上流出的血……

  “对了,这血也不要浪费。给我好了。我给咱班的松妹妹写情书,估计怎么也能吓到手了,这足有2000cc。”老六连忙拿着啤酒瓶子接着从女人下巴上流下的鲜血。

  “ireally服了you!”老七摇了摇头。

  “对了!把贞子弄出来不好吗?两个人一定有共同语言的哦!”老六问。

  “对啊!”老七一拍脑袋“女人在一起一定会有话的。”

  “三个女人一台戏。今天可热闹了!”老四咧了一下嘴。“你可不要忘记收拾啊!”

  “m的!一天就这点事情!”老七生气的拿开了老八的电脑显示器。一个疲惫不堪的贞子从里面掉了出来。

  “我倒……这还不要给人累死啊!”老三看着贞子惋惜的说。

  贞子头一回被人这样戏耍,愤怒的看着众人。她把自己那脸露了出来。和白衣的咒怨不同,她的脸黑黑的,是在水中泡了很久的颜色。手上还全都是水藻,周身散发着一种井底死水的味道,她在地上爬着,向老七移动了过去。却碰到了咒怨……两个女鬼瞬间缠绕在一起。

  “不是……不要搞什么同性恋啊……这也,我们都是男生哦……”老七顿时哭笑不得。

  看着两个人在地上滚来滚去。

  老大闭着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向门外走去,无脸女鬼正看到了老大,一把扑了上去,不让他向前走一步,十个手指早向老大的脸划了过去。

  “到了哦……”老大摇了摇头,在门口就脱下了裤子“nn的,憋死老子了。”

  女鬼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老大的童子尿给化了。

  “那是谁啊!竟然在走廊大小便!m的!感情你不收拾走廊,你哪寝室的!”

  “靠!不会吧?!老大把大爷招来了!”老七顿时一惊,早收拾好东西,扑上了床。瞬间盖好了被子。

  “快啊!”老二低声的喊到。把麻将一裹。闭好了充电灯。也冲进了床铺。一把把大被盖在身上。

  “对啊!”老三把桌子上的烟灰一扑棱,也跳上了老七的上铺,老四鞋子也没有脱,早钻进了被窝。老六根本就没有下床。也盖好了头,等着暴风雨的来临。老大并没有注意到大爷的喊叫,晃晃悠悠的向自己的床走了过去。

  “咣……”一声巨响,大爷踢门而入“你们这帮小***也太过分了!这要折腾到几点啊!又是喊有是叫的!你们还让不让别的寝室的人睡觉了啊!***xx(以下省略2000字)。”

  “谁啊?”老四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呦,大爷有事吗?”

  “你别给我装啊!说,是不是又打麻将来着。”大爷生气的问。

  “没有啊。哎呦……这是谁啊?”老四往地上一看,是咒怨和贞子滚在一起……

  “什么!你们还留女生留宿!”大爷气的睁大了眼睛。

  “不是啊不是啊!”老四连忙解释,“她们好象是贼啊!我们都睡的死死的……”

  “真的假的?”大爷怀疑的看着老四。

  “骗你?骗你我们寝室天天招鬼!真的!我真的不认识她们。要不您带回去看看,刚才就我自己,我怕被贼给害了。我这个人天生胆小。”

  “那……你跟我来一趟吧。”大爷语气平和了一点。

  “别啊……明天好吗?太晚了。还有万一她们有帮凶呢?您先把她们带回去好吗?您先问问,也好啊!”

  “也行啊!明天一早你们寝室的人都来楼下的办公室啊!我先把人带回去。”大爷接着说。“你们别滚了!我都看见了!和我走一趟吧!”

  大爷拉起了两个鬼。两个鬼都终于不再翻滚。而是怨恨的望着大爷。大爷没有在意,而是联系着校卫队的电话。

  “我是2舍啊!学生说抓到两个女贼……对。在寝室闹了半夜了,你们过来一下吧?

  恩。学生还用叫了吗?要不你们先过来问问,然后送公安局也行啊……行,那我就带到寝室楼底下了啊!行,我在哪里等你们啊!”

  大爷把两个女鬼叫出了寝室。两个女鬼并没有动。

  “怎么着?还要找我麻烦啊?!告诉你!我也练过。不用说你们了,就是两个男的我也不怕……还挺配合……我先走了啊!明天有可能去公安局,你和寝室的人说说啊!”

  大爷关好了门,和两个女鬼走出了209寝室。

  “m的!装鬼就怕你了!今天你们是跑不了了!像你这样贼我见多了……”走廊里回荡着大爷的声音。

  “阿门……”老七划着十字。

  “来啊来啊!还有一圈啊!”老二连忙站了起来。又和几个人围在了桌子边。

  “啊~!”一声凄厉的喊叫。不过是男人的。

  “完了,明天又得换大爷了……”老三摇着头说。

  “别慨叹了!赶快打吧,一会等她们回来又玩不上了!”老八焦急的说。

  门开了,两个白色的身影爬进了209寝室……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能治愈吗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