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的故事3_故事网站|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非虚构|徐恩芳:九表弟社会百态

来源:一起看文学网   时间: 2020-05-12

  九表弟是我六堂舅的大儿子。他家住颍上县黄桥镇颍河边的汤台子村。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炎夏的一天中午,汤台子村边的颍河大堤上,一位女孩坐在柳树下哭泣。直到下午2点多女孩仍坐在那里哭泣。

  汤台子村里,住着一位热心的大队妇女主任朱民。朱民主任前去询问女孩,女孩就是哭泣,闭口不言。主任就自我介绍是大队妇女主任,姓朱。可以帮助她解决困难。说要带她去喝口水,她居然立马起身不声不想地跟着朱主任走。朱主任就把素昧平生的女孩送到我九表弟家。

  九表弟就住在紧靠大堤的村边。朱民对我六舅母说:“俺六婶,这闺女从上午就坐在你家的大树下哭泣。现在肯定又饥又渴,离你家近,你给她弄些吃喝的吧。”六舅母为人善良,平时助人为乐,邻里关系很亲和。她让女孩坐下,洗把脸,热情地先给她倒一碗开水,后给她做些吃的。

  吃喝过后,六舅母问女孩为什么坐在那里哭,女孩说走亲戚,找不到亲戚家了;说自己姓齐。别的事她只字不说。想帮她找到亲戚家,送到她亲戚家。问她亲戚的地址,小齐就拨浪鼓样摇头,不说话。然后不管你说什么,她就是再也不吱声了。眼看天快黑了,她也不提找亲戚或回家的事。舅妈见她像是走投无路,也不忍心赶她走,于是与朱主任商量后,就让小齐当晚与自家小女儿同住。大热天她走亲戚连换洗衣服都没带一件,虽然纳闷,也不好直问。不料第2天,小齐早起还主动帮助烧锅、扫地做起了家务活。根本不提投亲或回家的事。小齐在表弟家一直就穿表妹衣服换洗的。

  表弟有四个亲弟弟。由于六舅是历史反革命分子。六舅母的娘家又是地主成分。这样的农民家庭,“黑五类狗崽子”,在那个年代,取老婆是比登天还难。癫痫会影响患者的寿命吗表弟二十六七岁了,在农村是大龄男人了,仍是光棍一个。一哧溜脚到了三十岁的农民,取老婆就是痴心妄想了。

  自古以来“饥不择食、寒不择衣、慌不择路、贫不择妻。”这个小齐虽然人长得不咋样,又黑又瘦,满脸的雀斑。但对于大龄农民来说,仍是求之不得的宝贝。

  几天以来,小齐很勤快,针线活也很好。很多女孩连针都拿不好。通过观察,看来小齐虽然不爱说话,但是她不是哑巴,不愣不傻。

  舅舅和舅母打心眼里喜欢小齐。内心盘算着若小齐愿意,留下来给大儿子当媳妇,那是梦寐以求的好事。虽然问不出小齐的底细,但也不像是“鹰”,因为“鹰”都是有“放鹰”人带着,要很多的钱财。也不像是油嘴滑舌的骗子。

  舅母为了稳妥,“三个臭皮匠赛个诸葛亮”,就把自己的想法向妇女主任和生产队长请示、商量,也是表示尊重领导。队领导很赞同舅母的想法。还说这是一举两得,既救了小齐,又娶了个媳妇。还不需花彩礼,真是天上掉下个馅饼了,还是个肉馅的。

  在妇女主任和邻居、村民们的关照、撮合、怂恿下,一家人对待小齐像待贵客、亲人一样,竭尽全力招待、疼爱。终于慢火炖得牛头烂。在小齐与表弟渐生情素后,妇女主任出面与小齐商量,未料小齐听了让她跟我九表弟成亲的话,她虽然不语言,但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于是给小齐置办了几套衣服,按农村习俗办了喜酒结了婚。

  因没有相关证明资料,所以没办法登记注册。在置办衣服时她也不愿意出门上街,就让表弟的妹妹上街代为试衣。因为我那个小表妹的身材与小齐高矮胖瘦差不多。

  在农村,一般情况下女人只要生了孩子,媳妇也就稳当了。六舅全家人满呼和浩特公立癫痫医院怀期待,尽其所能照顾小齐。数月后小齐怀孕了,全家人如愿以偿、喜从天降、如获至宝,小心伺候。

  亲邻朋友们都为之欣喜和安慰。感谢上苍将这么一个厚道、沉稳的女孩降临在这个家庭。有人说表弟“叫花子捡到了狗头金。走了狗屎运。运气来了,门板都挡不住。时来运转了。”小齐还没坐月子,亲友们迫不及待道喜、庆贺,在那吃物匮乏的年代,带着精贵的鸡蛋来道贺;还有人买了油条、馓子送上门。亲邻们都巴望着他们天长日久过日子。村民无不自觉来助力、帮衬。俗话:运气像条狗,追也追不上,打也打不走。舅舅和舅母心巴眼望抱孙子。

  正当亲邻好友们高兴得仿佛得到了全世界的时候。就在小齐预产期前一个月时,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原来小齐是临泉县人,并且已经换亲结婚了。她的娘婆二家人,从临泉找到颍上县来了。

  汤台子的人得到消息后,连夜用大牛篮,把小齐抬到徐圩村我的父母家里躲藏起来。大牛篮就是用荆条编的直径约3尺、深约近2尺的大团筐。只安绳系,不安提梁的大团筐。是农村用来抬牛草、盛牛草的工具,通称“大牛篮”。老家人在冬天,篮筐里垫上麦草,叫牛篮暖窝子;专门留给老人或小孩坐在里,围上棉被,御寒,很暖和。

  七十年代,颍河岸边的农村,交通运输工具主要就是胶轮平板车,也叫架车子。架车子拉人,拉粮食,代替了从前的独轮鸡公车、小土车和牛拉木车。泥巴土路坑坑洼洼,用平板车担心把孕妇颠簸流产。所以只好用牛篮,把小齐从黄桥镇的汤台子村抬到我家。

  我家属于夏桥镇管辖,距黄桥镇40多华里。把她抬到在我家后,我的父母竭尽全力服侍招待小齐。她勤快,也闲不住,就让她做做针线活。她的针线活很好,纳的鞋底郑州哪治癫痫病好针脚密、匀,人见人夸。

  住在我家后,我家用高梁秸在屋旁搭一座庵子(窝棚),准备留她就坐月子时候临时住。农村习俗女人坐月子,不满月是不能沾别人家的宅屋的。我父母还写信叫我设法弄糖票,留给小齐坐月子时用。

  心神不定的人们合计,孩子是我表弟的,到时候万一留不住大人,留下小孩也好,也没落空。儿女连心肉,若能以孩子留下大人就更好。

  没有不透风的墙,不料在我家还未到一个月,婆家人在公安局的帮助下找到我家来了。在公安局的监督下,沿着坑坑洼洼的土路,把小齐又用大牛篮抬着,没抬到我表弟家,而抬到黄桥镇派出所里了。

  娘家人见我表弟家房屋整洁干净利落,家人个个热情、善良,表弟也是一表人材。看见小齐比在家时丰满胖乎了,脸蛋也比以前白净多了。六舅允诺赔给双倍彩礼。小齐娘家人了解清楚了六舅家,除了有历史反革命帽子外,其它都不错。小齐又怀了我表弟的骨肉。娘家人跟公安人员的态度一样:让小齐自己选择、决定去留。

  小齐做家务活时很听话,平时话极少。表弟家人、小齐娘家人、公安局人都想听小齐表态。都再三问她到底愿意跟谁过日子?但是她始终不吭声,别人不可越俎代庖。汤家人特别是我表弟就想在派出所日夜陪着她,反复教她讲“愿意留下来。”或“不想走了。”几个字就解决问题了。她就是跟谁都不吐一字、不吱声、不吭气,如同哑巴一样。

  僵持了一两天,最后公安局根据婚姻法,原婆家有结婚证,虽然是换亲,还是把她判归原婆家了。表弟想要孩子,原婆家坚决不让。表弟以孩子是自己的为理由,也被判是不合法的。就这样小齐又被人用大牛篮抬到县城,上了汽车,回临泉老家去了。<忻州专业羊羔疯医院/p>

  她若说“不回去”或“愿意留下”几个字,都可以留下来。但她就不吭声,抬走时还只是一个劲的哭泣,仍是一字不吐。好像舌头被胶水粘住了,一直哭着不说话。抬离黄桥派出所时,六舅母的眼睛哭成红桃,拉着小齐的手不放。六舅不敢露面,他头上有个无形的紧箍咒“历史反革命”,见人矮一头。表弟拽着小齐的手被小齐的原丈夫使劲掰开。九表弟是碓窝子抱鸡---伤蛋了。

  表弟心中万般不舍,毫无办法。摘心挖肉伤痛之情景经久弥新历历在目。更是无尽的思念。六舅全家人难以名状的痛楚涌上心头。亲邻好友们无不惋惜,真是老猫叼个猪尿泡---瞎欢喜一场。忙乎了一年多,到头来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叹惜,悲伤!

  天无绝人之路。熬到了拨乱反正的时,我六舅的反革命帽子摘掉了。再后来,政策进一步落实,六舅被彻底平反了。六舅的一位挚友的女儿,主动嫁给了我表弟。

  表弟秉性善良忠厚,为人正派。头脑灵活机敏,勤劳、肯干;遇到了改革开放好政策、好时代,在改革开放初期,他先在黄桥镇摆地摊作小生意;后开一个小型杂货店面。再后来开一个小型超市。逐渐由脱贫到温饱,由温饱到小康,又马不停蹄地勤奋致富。真正时来运转了。

  至2008年在县城买了房产。开办了自己的公司,生活稳定、幸福富裕了。

  转眼间,儿女们都长大成家立业了。很快含饴弄孙,日子越来越滋润。然后,他把公司交给子女们打理。自己彻底退休。每天打打麻将,散散步聊聊天,喝点小酒,逍遥自在。

  捉襟见肘、煎熬难忍的日子一去不复还了,驼背也挺直了。最近幸福指数又提升了一级:当上曾祖父了。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能治愈吗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