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的故事3_故事网站|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要债“绝杀”:别人拼命我拼妈美文故事散文欣赏

来源:一起看文学网   时间: 2020-11-25

  一场工伤,让余胜利成了工地收账专员。历经各种不要脸的进阶后,他找到了一个屡试不爽的要债“妙招”……本文为作者采访所得,以第一人称写成。

  1

  我叫余胜利,70后,家住安徽省一个十三线县城的农村。妻子在家种田,照顾读初中的儿子。父亲早逝,65岁的老母亲与我们同住。

  那年,我还在工地干活,扒高上下是常态。老板说在哪儿盖楼,我们的砖瓦泥就糊到哪儿。工作虽说辛苦,被老板克扣个零零散散到手,也不剩多少钱,但却是真踏实,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脑袋一沾枕头,保准睡得像死猪。

  一家四口全靠我养活:母亲腿脚不利索;妻子刚做了胆结石手术,消化系统受损,身体总爱出小问题;儿子还指着前程远大;前两年因翻新房子,欠下一屁股债……

  我从不敢轻易让自己倒下。每天,我像个超人一样,时刻轮转在工地上,为一家老小的生计搬砖糊墙。无奈天不遂人愿,老天爷偏偏要和人对着干。

  这天,在一个厂房的项目工地,建筑面积大概6000平方米。我负责拆除顶层钢模板,然后将拆下的钢管和扣件一起运到井字架的吊盘上。我也站在吊盘上,随配件一起从屋顶高处着落。当时,机械工去上厕所,一名工友帮着开动了卷扬机。

  意外突如其来。卷扬机下降到距地面仅5、6米处时,钢丝绳忽然折断,我重力加速度般跟着吊盘“轰”地坠落在地,痛得失去知觉。

  经检查,我的右肩受到严重损伤,神经出了毛病,伸手不灵便,腿也摔骨折了。医生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好好休养,今后也千万别再做体力活。

  我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妻子和母亲以泪洗面。出事时,工地周老板曾托人带话,让我好好养伤,说会负责到底。可那段时间,他没露过面,电话也打不通。妻子去工地找了几次,都扑了空。债主们听闻消息,纷纷跑来讨债。所以,当医院的催费单再次到来时,我差点就爬上医院9楼,一跃而下了。

  绝望至极时,周老板现身。他握紧我的手,再三道歉,称他去外地收账回来晚了,让我遭了大罪!他一脸的愧疚难过,让我把满肚子的怨言生生咽了回去。接着,他留下一笔不菲的补偿金不说,还说等我好了,要继续用我,干大事!

  我有点懵,怀疑自己听错了。工地上的活,哪个不要出苕力?再用我这个废人,有可能吗?而且,我能干什么大事?在此之前,我给自己做足了思想建设:拿到赔偿,伤养个六七分,多省点钱出院,回家做点小买卖糊口。

  ldquo;大利,你跟了我几年,是个老实靠谱的人,以后就替我去收账吧!”周老板抖出了终极“包袱”。我受宠若惊,两行热泪险些飚出。工地上的收账专员不用出苦力,还能跑全国各地长见识。这么好的活儿,咋就砸到了我头上?

  原因只有一个:我遇到了贵人。

  2

  休养了4个月,我迫不及待地向周老板请命,要回去上班。想到被委以重任,身体又是革命本钱,那笔补偿金被我养伤花了大部分,剩下的都还了债。

  ldquo;大利,明天你去趟天水,有笔建筑款没到账,拖了快一年了!”这边周老板耳提面命地刚交代完,次日我就麻溜地踏上了前往甘肃天水的旅途。

  结果,第一次要债,我就遭了殃!

  按着周老板给的地址,我一路山路十八弯,找到欠债对象家。对方独自在家,我俩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上了。“看来有戏!”我暗喜。没想到,他突然来了个180度大反转,说别的都有,就是没钱!杀了他也没钱!

  欠债还这么理直气壮?我压住火气,依旧好言好语。他不知哪来的无名火,竟破口大骂,说我们想逼他死,又是什么爹什么娘养的,话别提有多难听。

癫痫要怎样治疗好order-bottom: 0px; text-align: left; border-left: 0px; padding-bottom: 0px; widows: 1; text-transform: none; text-indent: 0px; margin: 0px 0px 1em; outline-style: none; outline-color: invert; padding-left: 0px; outline-width: 0px; letter-spacing: normal; padding-right: 0px; font: 14px/25px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 0%; color: rgb(102,102,10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top: 0px; border-right: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骂我可以,骂我家人我忍不了。我严肃地警告他,说话文明点,他反而变本加厉。我只觉怒火蹭蹭往上蹿,冲动之下,扑上去给了他两拳。

  这时,他家门后突然钻出个女人,举着手机说把我刚才打人的画面录了下来,还打电话报了警,等下警察就来。

  谁怕谁!欠钱骂人还有理了?我当时并不怕这一套。可当警察来了,说我故意滋事打人时,我秒怂了。

  我立刻被警察带走。登上警车前,我分明看到女人嘴角浮起的挑衅而得意的笑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落了人家的套。哎,还是道行浅了!

  初次要账就铩羽而归,得亏周老板保释我出来。面对我沮丧地请辞,周老板并未同意和苛责,只让我注意方式方法,说收回这笔钱,我本该有万元以上的提成。

  是谁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实在太对了。想想以前每个月累死累活,也就三千元工资,眼下去收趟账回报那么高,平时工地还养着你,傻子才不干呢。

  因此,我振奋精神,努着劲拼了命地一趟趟奔向外地。任人谩骂羞辱,推搡驱赶,我就是不抛弃不放弃,钉子户般赖在人眼前。脸,是个什么东西?我抛到了九霄云外。渐渐的,我也收回了几笔款项,但过程总是艰险曲折,让我非常头大。

  每次回家,我总是眉头紧皱。母亲见我这样,并不多问,只是端来她亲手做的麻饼。饼的甘甜混杂着核桃仁和芝麻的喷香,这是我童年最爱的食物。我嫌她做得辛苦:“妈,别把我还当娃娃,我都是娃他爸了。”

  母亲却说:“在妈的眼里,你长多大都是个娃。”

  3

  有次,无论我用尽什么办法,欠债人嚣张跋扈,还恶狠狠地把我轰了出来。就在我一筹莫展之际,一个孕妇挺着大肚子出现在门口,竟也是来要账的。

  坐在台阶上,我双眼紧紧盯着孕妇,想着我一个大老爷们都要不到钱,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孕妇,会有啥能耐?在我坐等看笑话时,孕妇有动作了。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吵嚷着让欠债人还钱,说要是不还钱,就把孩子生在他家门口,大不了一尸两命。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逢路人经过,声音就提高个八度。欠债人明显有些无措,远远地躲着孕妇,瞬间没了声势。

  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耗着,那个孕妇开始表现出坐不住的样子,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又是捂着肚子,又是扶着腰。这可把欠钱人吓坏了,立马把她请进了家。

  半小时后,孕妇出来了,脸上洋溢着胜利的笑容,高高兴兴地走了。我前后脚地追上去,想向她取经,可接下来的一幕让我惊掉了下巴。

  只见孕妇走到一个角落,见四处无人,便把手伸进衣服里使劲一拽,拽出一个系带子的羽毛枕,扔在了角落里。

  这下我算是明白了。老赖常有,他赖你就要比他还赖,要从智商上碾压他,从情感上威慑他。

  回家后,我脑子里一直揣摩着,我一个大男人,又装不了老弱病残孕,如何能来一招要债“绝杀”呢?转头看到一旁的老母亲,顿时有了想法。

  我给母亲讲了遍当日见闻,让她扮成病人,跟我一块去收账。母亲拼命摇头:“骗人的事儿咱不能干,人在做天在看啊。”妻子也劝我:“咱妈这大年纪了,你好意思让她受累吗?”

  是,她们说的都对,但是钱呢?没有钱,看看这一家子过的,天天被追债,生病靠硬扛,娃的一切都是从简……念着所有难处,我铁了心要带着母亲上路。

癫痫病治不好吗: 0px 0px 1em; outline-style: none; outline-color: invert; padding-left: 0px; outline-width: 0px; letter-spacing: normal; padding-right: 0px; font: 14px/25px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 0%; color: rgb(102,102,10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top: 0px; border-right: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ldquo;大利,我知道你难,可……”母亲欲言又止。“妈,咱不骗人,也不会对谁造成影响。收到账咱就回来,害人的事不做。为了咱家,儿子就求您这一件事儿了!”

  妻子把我拉到卧室,劈头盖脸地数落我不孝。我脾气也正在头上,与她吵了起来。转身出房间,母亲屋里的灯已经关了,我叹了口气,想明天再试着劝说劝说她。

  第二天一大早,我刚起床,就见母亲把她简单收拾出来的行李搁在桌子上,说跟我一起走。我眼眶一红:“妈,谢谢你……”“不说这些,走吧。”

  4

  就这样,我带着母亲踏上了讨债的征程。

  我告诉母亲,什么话也不用说,就装成病恹恹的样子,多咳嗽几声,或是有气无力地哼几下。母亲尽全力配合我,好几次咳嗽地都停不下来,还喘得厉害,脸憋得通红,也不知是生理反应使然,还是心理效应作怪。

  别说,这招还挺管用。第一次,我搀着母亲往地上一坐,这边和欠债人一赖,对方是一丁点儿都不敢碰母亲,打发叫花子般把支票一填,扔给我们,让我们滚蛋。

  这样要债,几乎屡试不爽。那些老赖见到这样的母亲,仿佛遇见丧门星似的,唯恐避之不及,但凡能还点的,都会还点。当然,委屈也没少受。有的人指责我,消费老母亲大不孝,有的人直接冲母亲开骂:“老不死的也出来忽悠人”。我努力想左耳进,右耳出,就使劲想那白花花的钞票,想一家人未来可期的好日子。

  每当这时,母亲就和那霜打的茄子一样,蔫蔫的。这辈子,母亲是穷过来的,可都活得堂堂正正。她并不曾和我抱怨过,默默承受了一切。我顾不上这些,周老板给的压力,一次大过一次。我脑海里只有五个字:要到钱就行。

  那一两年,由于收账顺利,一笔笔不菲的提成被我揣进口袋,除了还清旧债,还大大改善了儿子的穷学生生涯,也让我有些“根本停不下来”。

  母亲腿脚不利索,每天跟着我火车、客车、公交来回倒,外加“11路”就没有断过,日行百里不敢说,十几公里指定是有的。我俩在外边一待就是十天半个月的,更有不少时候,我们不得不睡在马路牙子上、公园里、小区凳子上……要守着欠钱人的家,以免找不到人,也为了能省点是点。

  一日三餐,多是就着矿泉水啃自带的饼子,偶尔吃个面也是清汤寡水。心疼母亲辛苦,有时我会给她要带肉沫的面,她却要用勺子把肉沫舀出来给我。

  夜晚的风透着刺骨的冷,空旷的夜空下,只有我们母子俩抱团取暖。那是一种没有归属的落寞,是对明天未知的迷惘。除了彼此依靠,再也没有其他。

  5

  大半年前,我们前往山西太原收账。绿皮火车摇晃了一天多,才抵达。

  下车时,母亲起身没站稳,我搀住她,一摸她的额头微烫。我要去买药,母亲拦住我,说这样就不用演了,她心里也好受些。我让她缓缓再走,她赶忙往前走两步,说她好了,不要再耽误时间。

  这是我们去收账的第52号人物。“刘凯,28岁,这么年轻就混到项目负责人了,够能的。”翻看着老板给的资料,我嘀咕着。

  之前,周老板承包了陕西一家企业的厂房修建工程。他说,工程在今年5月完工,但款拖到11月都没给,让我去找项目负责人刘凯要钱。

  他给了刘凯的老家地址,让我跑一趟。我不明白为啥不是直接去找本人,而是上他老家要。老板当时就吼:“让你去哪儿就去哪儿,哪来那么多废话!”

  是的,我一个打工的叽歪啥?此刻,我们就按地址找了过来。刘凯老家在距离市中心很远的一个城中村里,第四条胡同,一栋两层小楼,大门紧闭。我和母亲站在门口,对望了一眼。母亲条件反射地咳了几声,显得还是有些紧张。

哪有治疗癫痫病的中医px 0px 1em; outline-style: none; outline-color: invert; padding-left: 0px; outline-width: 0px; letter-spacing: normal; padding-right: 0px; font: 14px/25px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 0%; color: rgb(102,102,10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top: 0px; border-right: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我敲了敲门,“等等——”门内传来一个男声。半分钟后,大门徐徐打开,出来一个60岁左右的老头。我没说话,一把拉着母亲闯进院子,生怕他把我们关在门外。进去后,母亲不住地咳嗽,我直奔主题,告诉他:“刘凯欠我们周老板工程款没给,要不你联系他给钱,要不你把钱给了。”

  老头一脸茫然。他人还挺斯文,说打电话问问。挂断电话,他语气就变了,说他儿子称没有欠钱,工程款早结清了。我有些意外,一般都是死皮赖脸地说没钱还,或是商量式地还点钱打发我们走,还很少有人那么理直气壮,一开口就直接说,他们没欠钱。我认定,这家人道行颇高。

  我拉着母亲一屁股坐在冰凉的地上,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母亲咳得直喘,见我进展不顺,不禁给我帮腔。老头好像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急得对我们破口大骂,羞辱母亲“一大把年纪了,讹人不讲理”之类。

  趁老头又去打电话,母亲拉拉我,小声说:“别是弄错了。”没可能!周老板分明告诉我,对方欠了钱,不管碍于面子还是别的什么,我都不能怂!我梗着脖子叫嚷着:“不给钱,我们就赖你们这儿,看谁耗得过谁!”

  不多久,一个年轻女人带着几个人回来了,说她哥没欠债,如果还不走,就报警告我们私闯民宅。我气坏了,什么叫私闯民宅?我们压根就没进过里屋!

  母亲越咳越厉害,我感觉不像假装,有点打退堂鼓。眼见对方要轰我走,却不敢动母亲半分,我又硬下心来,紧紧挨着母亲,一动不动地与他们对峙。耗到夜幕降临,对方报了警。可警察来了,见母亲这样,也不敢动手,就跟他们说,让他们出去住几天,还说寒冬腊月的谁都扛不住。

  对方找来锁,锁了连接内屋的推拉门,扬长而去。大门敞开着,老头临走前还对我们来了句:“有本事你们守上三天三夜,我就服气!冻死你们这些龟孙的!”

  ldquo;儿啊,别是咱真冤了人家啊!”听从母亲的话,我再次向周老板确认。周老板怒火冲天:“你当我说话是放屁?你就给我在他家守着,拿不到钱也得把他方圆百里的名声搞臭,否则别回来见我!”

  这是寒冬腊月的晚上,冰彻入骨。我和母亲冻得瑟瑟发抖,母亲更是腿脚都僵了,持续不断地咳嗽。我愈发犹豫,说要不咱们也走?母亲摇摇头:“钱没要到,你怎好去交差?那些老板,哪个不是吃人的主儿?不要紧,妈能坚持……”我只好脱下外套,给她盖在腿上,自己搓着手在院子里踱来踱去。

  6

  入夜后,一分一秒都更加难熬。我出去买来两碗热乎乎的面条。下肚后,身体是暖和很多,但热乎劲一过,风刮过来是愈加的冷。北方干燥,风像刀子一样打在脸上生疼,整个身体冻得都没了知觉。

  母亲脸色开始泛青,我不顾她反对,执意背上她,找了个便宜旅馆住下。一路上,母亲都在念叨着,怕对方回来见我们不在,更加有信心赖账。我安慰她,这么冷的天,他们不会半夜回来。那晚,母亲的脸一直滚烫,稀里糊涂说着胡话。

  次日清晨,我坚持让母亲呆在旅馆,自己跑去刘凯家。院门依然大敞,丝毫没有人回来过的迹象。偶尔有人经过探头望时,我会大声控诉刘家人的“老赖”恶行。

  忽然,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我以为刘家人回来了,没曾想竟是母亲!她一瘸一拐地走来,手里端了份还在冒热气的牛肉面,让我趁热吃。

  我责备她,不好好在旅馆待着乱跑,人生地不熟跑丢了怎么办?她像小孩子做错事般,低下头去。我问她吃了没有,她说吃了,让我放心吃。熬了一天我也饿了,便闷头吃起来,“嗞溜”三口五口地下了肚,真暖和!

  吃完,我让母亲赶紧回去歇着。她固执地一屁股坐在地上,非要陪我一起等,说只有她这个砝码在,要债才有点希望。拗不过她,加上担心真要不到债,无法交差,我把外套铺在地上,让她坐了上去。

  又等了好久,我听到一阵“咕噜”声,分明是母亲肚子里发出来的。我质问她,为啥骗我?母亲讪讪地笑说,没骗我,还说我听错了。

  当下我就往外走。母亲以为我生气了,拽住我小声道:“我就想省点钱,你吃饱就可以了,我不饿的。”见她这副模样,我搂住她,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悄悄擦去了眼角的泪水。母亲反倒是不停地拍着我的背,一直说着“对不起”。

  我执意带她去了一家餐馆,点了两个菜和两碗面。“你这是干嘛啊?两个菜,哎呀呀,一个要18块呢!这得花多少钱啊!”她叨叨个不停,不愿意拿筷子。

男士患有癫痫病,请问要怎么为他治疗癫痫疾病呢?02,102); vertical-align: baseline; border-top: 0px; border-right: 0px;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ldquo;你要不吃,才是浪费了钱。”我吓唬她,让她快吃,说不吃人家可就收走倒掉了。她这才拿起筷子,夹给我,叫我也快吃,不准浪费。我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7

  又守了一夜,刘家人依然不见踪影。

  我打电话汇报,表示坚持不住了,要返回。周老板骂了我一顿,说我没用。我硬着头皮应着,挂断电话,准备带母亲打道回府。万没想到,母亲起身时,一头栽了下去,软软地歪在地上。无论我怎么扶她,她都站不住脚了。

  我急得不行,当下带着母亲直奔最近的医院。医生检查了一番,问我,老人是走丢了么,怎么冻成了这个样子?我低下头,没有解释,也不敢解释。

  接着,医生说了一堆让人听不明白的专业术语,只知道大意是,母亲之前就腿脚不好,长年累月的辛劳奔波对腿骨一再磨损,再加上猛地冻得时间太久,导致她双腿神经严重受损,无法再动弹。

  让我最绝望的是,医生表示,这种情况没得药治,只能是通过医疗保健看看能否有所好转,“未来靠自己走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医生说。

  病房里,我“扑通”跪在母亲面前,一再忏悔自己鬼迷了心窍,害了她。母亲却摇头,安慰我:“是妈人老不中用啊,以后又要拖累你们了……”

  病房外,我狠狠地给了自己几个耳刮子。我结结实实地意识到,我错了。

  再回安徽,这次却是推着坐轮椅的母亲。我第一时间去找周老板要工资,并说明母亲的情况,他念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给予一定补偿。

  周老板全程黑着脸,又是责怪我做事不利,又是推脱说他只雇了我,没雇我母亲,更何况还没要到钱。讨价还价半天,他只肯出2000块钱辛苦费,还是看在“道义”上给的。见我还要跟他争论,他撂下一句“再叨叨就走人”,转身离去。

  什么狗屁“贵人”?这个“周扒皮”,和电视上那些黑心老板一模一样!

  之后,我又去讨要了几次,不仅没见到周老板,还听到一个让我目瞪口呆的消息:原来,陕西那家企业果真早就结清了工程款,只是周老板当时与刘凯有过款项的争执,咽不下那口气,就故意说欠钱,想让我去刘凯老家闹个鸡犬不宁!

  搞半天,是被人当枪使了。生平头一次冤枉了人,跑人家里大闹了一场不说,还害得母亲如今走不了路!我真心觉得,自己太枉而为人,太王八蛋了!

  真相,我一直没敢告诉母亲,唯恐她心里难受,背上包袱。但母亲似乎瞧出了什么,那些天郁郁寡欢,口中一再说着“对不住”。

  8

  半个月后,我专程去了趟太原,上刘凯家道歉,还把带的土特产送给了他们。所幸,对方并未抓着这事不放,只说我们也很无辜,原谅了我们。

  从太原回来,我再未去工地上过班。周老板的所有联系方式,都被我删除或拉黑。终于,我又过回了穷不拉叽,但能睡个安稳觉的苦日子。

  如今,我用之前攒的一点钱,加上四处挪借了点,带着母亲在镇上盘了个小门面,卖些小商品。虽说挣得不多,可轻松了不少。儿子也挺争气,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黄昏时分,我常常推着母亲去做做康复,遛弯晒晒太阳。尽管还是不能行走,母亲却是一脸知足的模样。而我的心,依然始终无法安放……

  作者|武丹   研究生在读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能治愈吗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